茵思美原油喊单网

明年人民币何去何从?贸易因素很关键 但绝非全部……,IQ Option

外汇开户

  人民币兑美元2019年顺利打破“7元”枷锁,汇率弹性进一步提升。而展望明年,尽管贸易方面的进展料继续成为人民币汇率波动的主要扰动因素之一,但其他方面的影响也不容忽视。

  受访人士多认为,除了贸易因素之外,广义美元指数明年可能面临一定调整压力,外部环境有转好迹象;另外从内部环境看,中国经济仍具备较强韧性,加上中美利差仍处于较阔水平,中国金融市场的不断开放,资金大概率呈现净流入料可为人民币提供更多的支持。

  ☆美元指数明年或承压

  人民币汇率走向通常会和包括美元在内的货币走向关系密切,如果美元整体表现不佳,则会缓解人民币的下行压力。

  而受访人士普遍认为,中美贸易争端已打了一年多,这不仅拖累中国经济增长,也影响了美国经济,如美国制造业活动放缓、企业投资降温、因关税不确定性导致企业推迟决策等等。

  他们并估计,明年美国经济有望继续放缓,美联储政策仍大体维持宽松,另外欧洲经济也可能逐渐企稳,这对美元而言可能并不是特别利好,反过来也将对人民币形成支持。2018年中美贸易争端发酵以来,人民币至今贬值约10%,而同期美元指数上行逾6%;今年至今,虽然美国多次提高关税,但人民币累计跌幅不过2.5%,美指则累升1.2%。

  法巴银行最新展望预计,美联储将在2020年上半年两次降息25个基点,并预期美国明年GDP增长由今年的2.3%放缓至1.5%;较低的美债收益率差异可能会打压美元,另外美联储扩表亦会加剧美元压力。

  “我认为2020年欧元区的经济会比美国稍微强一点,我估计明年广义美元指数可能下跌约10%至90附近,”招商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谢亚轩对路透表示,估计明年人民币大概率在强于7元一方运行,以6.79元为运行中枢做宽幅波动。

  招商银行李刘阳亦认为,明年美联储仍会扩表,欧洲经济反而有反弹的可能性,美元相比之下可能也会显得比当前弱。

  “考虑到2020年中国经济和美国经济的基本面走势趋于收敛,人民币走势有望渐次企稳,人民币汇率大概率回归到6.9左右,”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对路透表示。 美国总统特朗普12月初敦促美联储(FED)采取行动,以防止一些国家通过货币贬值在经济上占美国的便宜。此前特朗普亦多次表达对美联储利率过高的不满,直言美元太强会损害经济增长。

  ☆利差优势仍在

  尽管中国经济仍面临下行压力,但明年经济增速仍有望约6%;而且随着中国金融市场不断对外开放,在欧洲和日本长期负利率的情况下,人民币资产的收益率吸引力仍巨大,资本如果继续呈现净流入,这也有利于人民币稳定。

  “今年人民币贬破7以后,没有触发资金外流。从这个角度看,中国做得非常成功,而且人民币没有大规模贬值的压力,这也有利于资金持续流入。“瑞穗张建泰称。 中国中央国债登记结算公司数据显示,11月境外机构共增持645亿元人民币债券,较10月仅逾百亿的增持规模大幅反弹,亦为连续第12个月净增;具体品种上,净增加国债310亿元占比约48%,净增政策性银行债264亿IQ Option元约占41%。

  招商证券谢亚轩亦表示,”谈汇率无非就是贸易摩擦、货币相对强弱以及市场供求,然后是政策,政策不会轻易干预了,...,我估计中国金融市场开放带来的资金流入在2020年不少于今年,这会继续改善市场的供求状况。

  2019年4月起人民币债券纳入全球综合指数,到2020年11月的权重将升至约6%;另外2020年2月开始至11月,中国纳入GBI-EM全球多元化指数的权重也将逐渐升至10%。单这两项每个月的流入量可达150亿美元。

  工银国际程实表示,长期来看,基于“金融开放+经济增质”的红利共振,国际资本向中国流动仍将是未来20年的大势所趋,不会因短期波动而逆转。他并认为,即使全球贸易博弈的起伏导致风险偏好的短期调整,在“错峰效应”下,国际资本也可能转而通过债市等低风险渠道进入中国,以相对安全地分享“增质”红利。因此,2020年中国市场总体上仍将继续得到国际资本的青睐。

  谢亚轩也指出,随着金融市场不断开放,资本流动的波动性肯定是上升的,对汇率的影响也越来越大,市场开放对国内的市场建设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不过从宏观分析来说,明年还不大可能出现逆转,但仍需要警惕,思想上要准备,制度上有安排,肯定不是光开放就完了。”

  招商银行李刘阳亦表示,金融市场开放过程中,中国目前还只是经历资本流入的过程,而流入的资本在这两年获益不少,如果有这些资本流出需求,如何应对值得监管部门考虑。

  总而言之,人民币今年破“7”之后,价格波动限制彻底被打破,人民币汇率实现能升能跌,短期市场情绪变化难以捉摸,但中期基本面仍决定人民币没有大幅贬值基础。随着市场接受能力不断上升,人民币的汇率弹性料会逐渐向成熟货币靠拢。

  另外央行多次重申不会竞贬,人民币仍是有管理的浮动汇率,监管层在预期引导、逆周期举措等一系列维稳经验丰富,汇率波动很难持续偏离基本面,当然中间价仍是关键的观察窗口。中国央行行长易纲12月初表示,中国不搞竞争性的零利率或量化宽松政策,始终坚守实施稳健货币政策,维护币值稳定。中国不将汇率工具化,也绝不搞“以邻为壑”的竞争性贬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