茵思美原油喊单网

如果美联储本周降息 可能会加剧美联储内部日益扩大的裂痕|CGTRADE LIMITED

外汇开户

  很有可能会有一两个、甚至三个美联储官员,不同意美联储周三降息的决定,这可能会让市场更加难以了解美联储未来的政策走向。

  外界普遍预计,美联储的政策机构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周三将投票支持降息25个基点,而少数经济学家表示,美联储有可能降息50个基点,以便从经济中获得更大的回应。联邦基金期货市场反映出降息25个基点的可能性为73%,降息50个基点的可能性为27%。

   FOMC的核心成员包括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Jerome Powell)、副主席理查德.克拉里达(Richard Clarida)和纽约联邦储备银行行长约翰.威廉姆斯(John Williams)。前美联储主席珍妮特.耶伦(Janet Yellen)的核心成员包括前副主席斯坦利.费舍尔(Stanley Fischer)和CGTRADE LIMITED前纽约联邦储备银行(New York Fed)行长比尔.杜德利(Bill Dudley)。

  美银美林(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全球经济研究主管伊森.哈里斯(Ethan Harris)表示,“我想,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的一些成员觉得,由于市场定价非常激进,他们已经陷入了困境。”

  “你已经让波士顿联储行长埃里克.罗森格伦出来说,他认为加息是没有道理的。委员会的大多数成员都愿意考虑降息,但给人的印象是,三巨头似乎把目光投向了7月份的会议,我不确定整个委员会是否都认同这一点。”

  堪萨斯城联邦储备银行行长埃丝特.乔治和波士顿的罗森格伦都表示反对降息。第三位可能持不同意见的人圣路易斯联储行长詹姆斯.布拉德(James Bullard)可能不同意委员会如果选择一个更大的降息50个基点,他希望看到降息0.25%。今年6月底,他曾表示,50个基点的降息幅度有些过头。

  *可能有三名反对者*

  “委员会的核心成CGTRADE LIMITED员和像罗森格伦这样的人之间将会有一场激烈的辩论。我认为,委员会的核心是希望采取积极行动。”贝莱德全球固定收益部门首席投资官瑞克.里德(Rick Rieder)表示。

  他称,“我们得到的不同意见的规模将对市场如何定价产生影响。如果你得到很多反对意见,市场就会对未来的走势打折扣。”

  里德表示,他认为降息0.50%的可能性约为40%。“如果你得到很多反对意见,市场就会对未来的走势打折扣。部分原因是,我认为降息25个基点的可能性超过60%。”

  古根海姆(Guggenheim)全球首席投资官斯科特.米纳德(Scott Minerd)表示,鲍威尔将努力遏制这种异议。他称,“我认为,如果有两三个持反对意见的人,这将告诉你,未来利率走势的不确定性比市场目前预期的要大。”

  他补充说,鲍威尔并非经济学家,他将依靠克拉里达和威廉姆斯来帮助说服其他美联储官员,为什么需要降息。

  “我不认为他们所有人都会赞成25个基点,但我认为让他们都能一致会有很大的压力。有些人会试图让他们降息50个基点,他们会说,‘让我们折中一下,试着妥协,显示团结。’”他称。

  威廉姆斯本月早些时候在美国央行研究协会年会前的一次演讲中说,采取预防措施比坐等灾难发生要好,这让市场感到意外。上述言论和其他言论导致市场预期,美联储更有可能大幅降息50个基点。但美联储后来表示,威廉姆斯发表上述言论时并未讨论当前的政策。

  第二天,波士顿的罗森格伦在CNBC上说,他认为没有必要下调目前2.25-2.5%的联邦基金目标利率区间。

  罗森格伦称,“考虑到经济相当强劲,考虑到我确实认为通货膨胀率将非常接近2%,考虑到经济增长令人满意,我认为在这种环境下,你不必采取很多行动。”

  乔治本月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说,她准备灵活应对,但没有看到降息的理由。

  美国银行的哈里斯称,他没有看到一大群持反对意见的人。“我不认为委员会作为一个团体希望把自己表现得支离破碎。”

  “美联储正在做的是前所未有的。历史上没有先例……没有任何例子表明,在经济增长仍高于趋势水平、劳动力增长仍高于趋势水平的情况下,美联储会在经济扩张过程中放松政策。这是一个统计学上极其罕见的现象。如果有更明确的证据表明贸易战正在造成伤害,这只会与正常情况略有不同,但实际上上个月的数据有所改善。”

  *有些异议并不少见*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明确表示,美联储愿意在必要时放松货币政策,因为低通胀、全球经济增长放缓以及贸易战的潜在负面影响。他还表示,美联储将采取适当行动,确保经济继续扩张,这偏离了其正常的既定使命。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的经济学家预计降息0.5个百分点,他们指出,持不同意见的情况并不罕见。自格林斯潘1987年被任命为美联储主席以来,在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37%的会议上都有一位或多位反对者。

  “此外,在上一个主要宽松周期(2007-08年)中,几乎每次会议上都有人持反对意见,通常都要求收紧政策。”他们在一份报告中称。在那个周期,美联储将联邦基金利率区间降至零至0.25%,为历史最低水平。距离下一次加息还有7年时间,2015年,美联储又加息了8次,最后一次加息是在去年12月。

  但当涉及到多个持不同意见者时,只有两位美联储官员在6%的时间里投了反对票,3位在2%的会议上投了反对票。摩根士丹利的经济学家表示,根据圣路易斯联储的研究,政策收紧时,持不同意见的党派大多是美联储理事。

  “仅基于这些结论,人们就可以认为,通常倾向于宽松政策的美联储理事,自2005年以来就没有异议,因为他们得逞了。”摩根士丹利的经济学家在一份报告中称。

  “这就增加了美联储理事们的前景――我们相信他们都会投票赞成在7月31日降息50个基点――他们将再次得逞,而代价是一个或多个美联储理事的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