茵思美原油喊单网




疲态难当 韩国经济何以自救,投资故事

外汇开户

外_汇_邦 WaiHuiBang.com

  韩国银行6月2日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韩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环比萎缩1.3%,是自2008年第四季度以来最差表现。

  不过,相较于此前预期,其实这一结果并不算坏。在新冠肺炎疫情全球暴发后,根据45家海外经济研究机构、投资银行等统计的今年GDP增长率预测值,预测韩国经济增长率将仅为1%。

  但雪上加霜的是,在与日本贸易关系上,因日方对撤销出口限制反应冷淡,韩国6月2日决定重新诉诸世界贸易组织(WTO),韩日关系再度紧张。

  韩国经济疲态早现

  在一季度经济数据发布后,韩国央行表示,疫情冲击下服务业和个人消费首当其冲。第一季度,服务业产值环比萎缩2.4%,批发零售、住宿餐饮、运输仓储和文化等领域下滑明显;个人消费额环比锐降6.5%,降幅达1998年第一季度以来之最。其次,进出口出现“双降”局面。出口方面,尽管半导体出口有所增长,但汽车和机械产品出口下滑拖累第一季度出口额环比萎缩1.4%;原油、汽车进口减少导致进口额下滑3.6%。再有,制造业产值环比萎缩1%,政府消费额环比增长1.4%。

  为提振经济,韩国政府拟于本月推出规模更大的第三次补充预算案。韩国央行自疫情暴发以来已将基准利率下调至0.5%的历史最低水平,旨在为市场提供更充足的流动性。

  韩国央行官员在相关新闻发布会上指出,韩国经济二季度或将出现更严重的萎缩,环比下滑幅度可能超过2%。韩国政府6月1日将今年经济增长预期从2.4%下调至0.1%,韩国央行5月末提供的预测值则为负0.2%。

  其实,早在去年10月,韩国央行即曾多次下调增长预期,并作出了增长预计将触及10年以来的最低点、低于2%的判断。去年第三季度,韩国经济增长仅为0.4%。

  稍早前,韩国总统文在寅一反常态亲口承认:韩国到了前所未有的紧急时刻,实际正处于经济危机开始阶段。

  目前,韩国经济的掣肘因素明显。其一,尽管韩国在控制疫情方面取得了总体进展,但零星病例仍持续出现。其二,由于主要的海外市场正努力从封锁中重新开放,韩国出口大降,失业增加且通胀放缓。其三,与去年相比,全球经济增长明显失去动力,甚至有分析认为2020年世界经济会无法避免地陷入衰退,那么被称为“世界经济的金丝雀”的韩国将首当其冲。其四,延宕日久的日韩贸易争端令双方均大伤脑筋。

  何以解忧,还看自救。5月28日,韩国银行把利率降至创纪录低点,并预计经济将出现亚洲金融危机以来首次收缩。韩国投资故事银行行长李柱烈表示,正在考虑使用非常规政策工具来支持经济增长。如果认定有必要进一步扩大货币政策的宽松立场,可以采取利率以外的其他政策工具来积极应对,所有选项都在考虑之列。

  诉诸WTO效用几何

  因日本投资故事对撤销出口限制反应冷淡,韩国6月2日决定重新诉诸世界贸易组织,韩日关系再度紧张。尽管其间韩国政府表明愿意继续对话,但因强征劳工对日索赔判决问题着实难解,出口限制争端恐将持续相当一段时间。

  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贸易投资室室长罗承植6月2日在记者会上表示,政府认为难以将目前的情况视为正常的对话,即不再符合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的暂停条件,决定重启在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下与日本的磋商。

  韩国于去年11月22日搁置终止《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的决定,并叫停诉诸世界贸易组织争端解决机制。此后韩方整顿日方提出的制度隐患,并于上月要求日方在5月底以前对管制3种材料的出口及从出口白名单中删除韩国的做法表明立场,但日方最终没有给出积极的答复。

  日本外相茂木敏充对韩方重启争端解决机制表示遗憾,重申出口管理是否到位还需观察,并指出韩国当前的举动无助化解日韩之间既有的贸易争端。外交界普遍认为日方限制出口是报复韩国最高法院判劳工对日索赔胜诉,只要索赔问题僵持不下,日方就不会撤销报复措施。

  韩国产业经济与贸易研究院原院长金道熏表示,我们通常看到中日韩之间的竞争十分激烈,但忽略了中日韩之间潜在的合作因素。如果在这次疫情结束后中日韩能共同努力维护和加强产业生态系统,预计密集的贸易仍将在未来继续下去。

外_汇_邦 WaiHuiB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