茵思美原油喊单网




梁明:今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 大概率回归6.5~6.8_外汇是什么

外汇开户

  原标题:今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 大概率回归6.5~6.8 

商务部研究院外贸所所长梁明 商务部研究院外贸所所长梁明

  [ 长期来看,人民币对美元不会持续地大幅升值。那短期内是否有可能如瑞银所说到6.2呢?我认为这种情况是有可能出现的,但总体来讲,我认为人民币对美元还是会回归均衡,比如说回归到6.8、6.9或7左右,这会是一个均衡水平。 ]

  2020年5月末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突破7.1后,人民币一路升值。这令不少外贸企业的出口利润被汇率吞没。

  在这样的背景下,今年外贸企业要如何对汇率的不确定因素进行有效对冲?又如何研判2021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趋势?

  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独家专访时,商务部研究院外贸所所长梁明表示,国内目前提供的汇率避险工具有对冲远期的结售汇、外汇掉期、外汇货币掉期、外汇期权和期权组合以及跨境人民币结算等五种,“这五种工具基本上可以覆盖大部分企业风险。”

  而在2021年汇率趋势走向方面,梁明认为,美国国内因素是一个重要因素:如1月20日后拜登政府顺利过渡,美国经济朝着恢复正常的方向变化,那人民币对美元就不可能持续地、大规模地升值。

  “总体来讲,我认为人民币对美元还是会回归均衡,比如说回归到6.8、6.9或7左右,这会是一个均衡水平。”他表示。

  第一财经:在2020年5月末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突破7.1后,人民币就一路升值。持续升值的因素有哪些?

  梁明:人民币从2020年年中开始升值,升值主要是针对美元的,人民币针对一篮子货币的汇率水平总体上仍比较稳定。目前,货币篮子人民币汇率指数(CFETS)为95.8,整体上相对稳定。

  但人民币对美元的确出现了较大幅度升值,对于这一问题,我们做过一些总结。首先,这一升值是经济发展的必然结果:汇率升值是从去年中期开始的,2020年,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下,中国的对外贸易从三四月份开始率先复苏,经济也开始逐渐复苏,在国际经贸关系方面,中国贸易顺差也开始逐渐扩大。其次,由于中国统筹做好了疫情防控和经济发展,经济基本面的恢复速度也非常快,中国可能是2020年唯一实现经济增长的主要经济体。

  在这一背景下,我们可以把汇率看作是国际经贸关系的一个必然结果。中国出现了非常大的贸易顺差,(这)必然会推高汇率,这是根据经济恒等式决定的。2020年,我们的顺差持续扩大,前11个月外汇是什么的顺差同比扩大了23%,这个顺差是在2019年同比扩大27%的基础之上又进一步实现的大幅增加。只要经济非常稳定,这就必然会导致人民币的汇率进一步高企。

  当然,这并不是一个汇率影响外贸的问题,这是一个相互影响的问题。从目前来看,汇率(升值)更多的是经济和对外贸易发展的结果。我认为这是从去年中期开始,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升值的一个根本原因。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中美之间的关系。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的水平还是相对比较稳定的,但人民币对美元出现了将近10%的增幅,这背后的原因涉及美国大选、社会撕裂和疫情加剧等众多因素,它们引发了对美国长期经济增长率的担忧。

  另外,自疫情以来,中国的人民币币值非常稳定,我国的货币政策也较为稳定,没有像美元一样大规模印钞、不限量地提供货币。所以,作为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里的货币,人民币其实更加受到大家欢迎。同时,美元贬值的预期已经进一步增高,美元指数也进一步下滑,这也导致了一些国际资本被动地增加了对人民币的需求。

  总体来说,当前的人民币对美元的升值首先是反映了外汇供需的变化,这是一个经济恒等式的变化。另一方面,这是强烈的短期避险情绪引发的,外国采购商需要扩大从中国的购买,在人民币还要升值的预期下,他们会倾向于先购入人民币,然后再换汇,这样也增加了对人民币的需求。

  第一财经:我们应该从哪些方面来衡量人民币升值对外贸的影响?

  梁明:关于汇率升值或贬值与外贸的关系,我们之前做过一些长期的研究。从中国整体来看,如果从一般的道理来讲,人民币升值会影响出口竞争力。也就是说,以外币表示的中国出口价格在增加,相当于中国的商品变贵了,那么这最终就体现在价格的竞争力(下降)上。

  但这种竞争力(下降)并不是单纯的一种现象,它更多是一种需求导致的。比如说,外国采购商对中国的商品需求增加,这也是一种传导机制。但如果从一个动态的角度来看,假设人民币持续大幅升值,那么中国的(出口)价格竞争力在国际市场上肯定会受到影响。

  这就涉及从一个均衡到另外一个均衡的问题了。比如,一旦达到一个新的均衡,汇率也会自发地回馈,是这样的一种机制,这是市场在起作用。

  从历史上来看,不管人民币(对美元)贬值还是升值的阶段,这种汇率的单边上升或下跌,对出口的影响不是非常大。它肯定是有影响的,但是其单纯的影响不会非常大,它是一个自发(维持)均衡的状态。

  当然,短期内汇率的变动可能会对某些产业造成一定影响,但正是由于这些影响,它就导致了出口的均衡的实现,最终促成了汇率的均衡的实现。

  第一财经:对于生产不同类别产品的外贸企业来说,汇率上升的影响会不会有所不同?比如这是否对劳动密集型或薄利型产业影响更大?

  梁明:汇率升值的确会对一些薄利型企业造成非常大的影响,尤其是我们经常提到的七大类劳动密集型商品(注:即纺织品、服装、箱包、鞋类、玩具、家具、塑料制品)。但这些商品出口受到的影响幅度,肯定没有汇率增长的幅度大,也就是说,这个幅度会存在一个先后的变化。

  为什么劳动密集型商品受到的影响比较大?一方面,它们通常是薄利型商品,利润本来就非常低,因此很容易被汇率变动的幅度所覆盖。另一方面,这也要看该类出口商品的制造是否涉及一些零部件进口。当人民币升值时,如果某一出口商品的制造需要大量的进口零部件,那么汇率的变动对该产业是有利好的。但反过来,如果一些企业的商品是纯粹的国产,又是薄利型的劳动密集型企业,那么它们受到的影响无疑是非常大的。

  比如,对一些“两头在外”的加工贸易企业,尤其是一些高科技的加工贸易企业来说,人民币升值相当于进口的零部件变便宜了,然后再结合中国的一些熟练劳动力,那么可能整体的企业利润还会进一步增长,所以(汇率变动)影响是不同的。

  其实这也是一个化危为机的机会,现在我们也在关注如何在汇率单边升值的背景下,让企业化危为机。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许多粗放式的外贸企业或许在未来的确需要转变。如果未来出现了比较复杂的国际经贸形势,只是单纯地赚一些劳动加工费的薄利型企业肯定会遭受非常大的冲击。

  这也是我国当前一直在提外贸的创新发展、提外贸的“优进优出”的原因。下一步,我认为我们可以增加对一些民营企业,尤其是一些民营小微企业的宣传和帮扶的力度。

  第一财经:你提到外贸企业有一些汇率避险的措施,是否能举一些例子?(比如我们在采访中曾发现有一些民企可能不太愿意去购买保险。)

  梁明:你提到一些民营企业不愿意花钱购买这种保险,这是因为,在以前汇率比较稳定的情况下,外贸企业的出口表现好,不需要额外地掏钱去做这些事情。但现在随着汇率波动风险的变大,我们需要使用这些相关的工具。

  目前来看,国内提供的汇率避险工具大概有五种:第一种是远期的结售汇,这也是外贸企业较为普遍的选择,费用也不太高;第二种是外汇掉期;第三种是外汇的货币掉期;第四种是外汇的期权和期权组合,这就比较复杂了;第五种就是我们目前正在加大力度推广的跨境人民币的结算。

  这五种工具基本上可以覆盖大部分企业风险。

  另外,现在我们也在加大力度研究人民币和跟其他货币汇率交易的期货产品,这样也能通过期货市场进一步降低企业长期持有外汇资金的风险。

  从当前阶段来看,一些经营良好的大的外贸企业,非常善于利用上述五种避险工具。但可能一些小微企业,尤其是利润比较薄的一些外贸企业,仍不太善于做这些准备工作,因此也更容易受到汇率波动的影响。

  第一财经:人民币升值造成的汇兑损失,和可能增加的出口带来的利润如何比较?

  梁明:这种数字上的变化在每个时间点都是不同的。但我们以前做过相关的计算,比如若人民币贬值或升值一个百分点,这对中国出口的影响可能在0.05个百分点左右。这是一种历史经验,当然这个数字也是在随时变化的。可以说,整体上这种变化的影响并不太大。

  事实上,对外贸影响更大的因素是汇率的频繁波动。如果汇率从一个均衡很快到达另外一个均衡,这对外贸的影响是不太明显的。因为当汇率快速地调整,它也是适应市场的一个变化,对外贸出口影响也不会太大。

  更危险的是汇率频繁活动,变化趋势也不甚明朗时,这让外贸企业在避险工具的选择上也会面临非常大风险。因为企业不清楚货币到底是升值还是贬值,在远期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局面,这样对外贸企业的影响就更大。

  第一财经:也就是说,即便货币升值,哪怕是快速地升值,只要很快达到稳定状态,让市场有预期,那影响也不严重?

  梁明:对。因为如果汇率变动的趋势比较明确,那么其影响可以用刚才所提到的远期结售汇就可以对冲掉。

  在我们去调研的时候,即使是一些大的民营企业也不太善于运用外汇工具。因为自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很多外贸企业的出口表现一直非常好,因此它们习惯于路径依赖。但是,我认为随着下一步国际竞争局面日趋激烈,这种情况是必然要发生变化的。我们要适应新的形势,在新的经济发展格局下,这需要外贸企业不断地适应现状。

  第一财经:瑞银报告说,如果美元贬值超出预期的话,到今年年中的时候,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可能会升到6.2。如何看2021年人民币对美元走势?

  梁明:想在短期内精准预测人民币对美元的走势并不容易。因为如果单纯地从经济基本面的角度来判断,这个趋势还是比较明显的。比如说当经济达到一个均衡,相应汇率就可以达到一个均衡状态。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汇率仍受到很多避险因素的影响,尤其是一些非理性的避险情绪,包括一些国际热钱的流动。现在欧美股市涨幅非常大,相比之下,人民币和A股较为便宜,这也导致了一些热钱的流动。这些可能都会影响到人民币的供需趋势。

  另外,美国国内的形势也是一个重要影响因素。在当选总统拜登于1月20日顺利上台的情况下,美国的经济应该会逐渐地恢复到正常的状态。拜登在竞选中提到他重点关注的四大优先事项,包括提振美国国内的经济发展、对抗新冠疫情和挽回就业等。

  如果拜登政府能够较好地处理这些问题,美国经济应该会较快地回归均衡。若美国再配套一些长期的经济政策,就有可能会出现美元回流的趋势。这种趋势需要我们高度防范,因为现在一些避险资金和热钱可能来到了中国,一旦将来出现美元回流的局面,这些避险资金可能会在短期内大规模地出走。这其实对我们的货币、股市和汇率都会造成一些非常大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