茵思美原油喊单网




11月银行结售汇顺差仅30亿美元 资本跨境流动仍然自主平衡,模拟外汇

外汇开户

  尽管11月人民币汇率迭创年内新高,当月资本跨境流动依然呈现自主平衡态势。

  国家外汇管理局公布最新统计数据显示,今年11月,按美元计值,银行结汇1761亿美元,售汇1731亿美元,结售汇顺差达到30亿美元;与此同时,当月银行代客涉外收入4239亿美元,对外付款4236亿美元,涉外收付款顺差为3亿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人民币汇率持续上涨并未引发企业大规模结汇。

  整个11月,衡量企业结汇意愿的结汇率(即客户向银行卖出外汇与客户涉外外汇收入之比)为63%,与去年同期基本持平;衡量购汇意愿的售汇率(即客户从银行买汇与客户涉外外汇支出之比)为65%,同比略降1个百分点。

  “这表明外贸企业的逆周期操作力度正随着人民币汇率持续上涨而加大。”一位股份制银行对公业务部门主管向记者表示,其中不少外贸企业都趁着汇率上涨,持续加大购汇力度应对未来的对外付款需求。此外,不少出口企业都将汇率波动风险对冲纳入明年的出口订单合同,早早通过买入远期外汇衍生品对冲汇率波动风险,也令企业结汇率保持平稳。

  “这也表明11月外汇储备环比大增505.2亿美元,主要是受到外汇储备资产估值影响,当月巨额外贸顺差与外资持续增持人民币资产对外汇储备增加的影响并不大。”一位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认为。

  记者多方了解到,随着人民币持续上涨,越来越多企业已意识到赌汇率存在巨大的投机风险,因此他们正在积极引入远期外汇衍生品对冲汇率波动风险,树立风险中性意识,此举也有助于未来中国资本跨境流动继续延续自主平衡趋势。

  贸易项与资本项结售汇“平稳均衡”

  数据显示,11月,在海关进出口顺差增长带动下,货物贸易结售汇顺差同比增加55亿美元,服务贸易结售汇逆差同比收窄56亿美元,因此当月巨额外贸顺差对外汇储备增加并未产生明显的助推作用。

  在前述股份制银行对公业务部门主管看来,11月巨额外贸顺差之所以未能驱动外汇储备额增加,主要受到四方面影响,一是基于未雨绸缪的需要,不少进口企业趁着汇率走高之际纷纷加大购汇额以应对未来的对外付款需求;二是在银行加大对中小企业信贷投放的情况下,不少出口企业不急于将外汇兑换成人民币用于企业运营资金周转,令11月企业结汇率与去年同期几乎持平,没有因人民币大幅升值而快速走高;三是越来越多外贸企业加大了远期外汇衍生品套期保值操作,令银行吸收美元头寸保持在较低水准,11月仅实现顺差30亿美元;四是随着中国外贸企业的贸易结算货币多元化,不少外贸企业也会持有欧元、日元等强势货币对冲美元贬值风险。

  他直言,这令11月经常账户资金跨境流动未受人民币汇率大幅升值的冲击,继续保持有进有出、有来有往的自主平衡态势。

  值得注意的是,11月人民币持续升值,同样没有令资本项资本跨境流动呈现一边倒净流入状况。数据显示,当月跨境双向直接投资保持活跃,资金净流入规模与上年同期基本持平。其中,股票项下双向投资基本稳定,其中“陆股通”渠道外资净买入A股579亿元人民币,“港股通”渠道居民净买入H股601亿元人民币。

  “考虑到11月境外资本净增持约836亿元人民币模拟外汇债券,因此资本项金融投资领域的资本净流入额达到814亿元人民币(约合123亿美元)。”一位国有大型银行金融市场部负责人向记者分析说。这也表明当前经常账户和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的镜像关系依然存在,即11月经常账户(贸易项)呈现1亿美元逆差,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则呈现约123亿美元顺差,在扣除当月中国对外投资金额,国际收支状况依然保持自主平衡态势。

  加大地下钱庄打击力度遏制热钱流入

  在业内人士看来,在人民币持续升值情况下,如何遏制热钱流入对资本跨境流动自主均衡的冲击,俨然成为相关部门面临的新挑战。

  多位金融机构人士向记者表示,目前通过债券通、陆股通、QFII等渠道进入中国金融市场的海外资本主要以长期投资机构为主,押注人民币短期大幅升值的热钱占比极低。相比而言,热钱更有可能通过地下钱庄渠道,以虚假贸易名义流入境内坐收人民币大幅升值之利。

  一位江浙地区外贸企业人士则坦言,近期他所在城市外贸企业明显感受到相关部门对热钱借贸易名义流入的从严打击力度——当地不少外贸企模拟外汇业的收款账户都遭到冻结,原因是海外客户使用代理账户付款,其中可能存在洗钱或热钱流入等风险隐患。因此这些外贸企业需向相关部门递交相关贸易资料以证明贸易真实性与境外付款资金来源合规,才能解冻相关收款账户。

  记者从一位境内数字货币投资者了解到,目前不少境内数字货币投资者若将海外数字货币投资款结汇转入境内账户,也会面临账户冻结风险。因为有热钱正利用数字货币账户流入境内以坐收人民币升值收益,且数字货币账户一直存在洗钱或不明来源资金跨境流动风险,在人民币汇率升值期间自然容易受到极其严格的反热钱流入监管。

  值得注意的是,近日国家外汇管理局又通报了一批外汇违规典型案例,其中部分地下钱庄违规资金运作手法趋于隐蔽多样化,比如采用境内外资金对敲的方式,通过地下钱庄完成资金非法汇兑和跨境转移。

  这意味着随着人民币持续升值,相关部门对地下钱庄与热钱流入的监管力度趋于严格,以切实维护国家经济金融安全。

  “若热钱经地下钱庄与虚假贸易渠道进出的路径得到大规模遏制,无疑将令中国资本跨境进出更趋于自主平衡,规避了短期投机资本大举进出所带来的困扰与金融安全风险隐患。”前述国有大型银行金融市场部负责人指出。

  外汇局有关负责人对此表示,外汇局将继续在推进外汇便利化改革,保证企业和个人合理合法用汇需求同时,配合公安机关加大对地下钱庄的打击力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