茵思美原油喊单网

特朗普又想退群?美威胁退出WTO下《政府采购协定》_ea外汇

外汇开户

  2020年伊始,美国特朗普政府似乎又有“退群”的打算了。

  据外媒引述一位知情人士的话称,美国正考虑从世贸组织(WTO)下规模达1.7万亿美元的《政府采购协定》(GPA)中退出。这位知情人士说,目前该议题正在讨论之中,特朗普政府的内阁官员正在传阅一项行政命令草案,草案内容为若GPA没有按照美国建议进行改革,将会触发美国的“退群”抗议。

  GPA的根本目的是在缔约方之间相互开放政府采购市场。该协定中有48个WTO成员方,包括欧盟、日本、韩国和加拿大等美国主要贸易伙伴。2019年10月,中方向WTO提交了加入GPA的第七份出价。

  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周世俭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美国若真的退出GPA,对欧盟、日本以及加拿大等贸易盟友的影响较大,未来《购买美国货法案》将起到更大作用,而由于中方尚未加入GPA,所以对我们影响不大,即使以后加入其中,也不会有多大影响。

  8370亿美元美国公共采购市场

  GPA是WTO框架内的诸边协议(plurilateral agreement),诸边协议意味着并非所有WTO成员都必须是该协议的缔约方,并不属于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所需签订的一揽子协议的范围。在加入GPA时,各方需要进行一对一谈判,谈判复杂程度同加入WTO有得一拼。

  从管辖内容来看,GPA是参加方对外开放政府采购市场,以实现政府采购国际化和自由化的法律文件。根据WTO官网消息,如前所述,该协定下有48个WTO成员,另有34个WTO成员以观察员身份参加了GPA委员会, 有10个成员方正在加入该协议,包括括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和俄罗斯等。

  GPA成员方数量变化来源:WTO网站

  在全球GPA总量为1.7万亿美元(涉及商品,服务或建筑服务)的市场中,美国公共采购市场的体量达到了8370亿美元,占总量的49%左右。

  若美国退出,将给前述发达国家中通常竞标进入美国公共采购市场的外国公司造成混乱,还会令美英贸易谈判和美欧贸易谈判复杂化,因为美国退出意味着英国、日本、韩国、加拿大和欧盟在内的GPA成员将失去对美国公共采购招标的优先权。随后,GPA成员将受到《购买美国货法案》的约束,该法案禁止大多数外国企业获得美国政府合同,且通常没有什么豁免条款。

  根据美国政府问责局(GAO)2019年的报告,2015年,美国把120亿美元的政府合同给了外国企业。这些合同中约有28亿美元流向了欧盟、11亿美元流向了日本、7.55亿美元流向了韩国、6.236亿美元流向了加拿大,剩余的流向了其他国家。

  周世俭对第一财经记者说,特朗普政府上台之后强化了《购买美国货法案》条款中相关内容,还使用关税手段对钢铝加征关税,虽然保护了美国14万钢铁工人,却伤害了使用海外物美价廉的钢材和铝材加工制造的成品销售相关651万机械加工行业职工的利益。

  同时,特朗普政府这种行为令外资在进入美国时心生犹豫。周世俭指出,据联合国贸发组织的统计数据看,奥巴马政府最后两年美国吸引外资大幅度增加,2015年吸引外资4676亿美元,2016年4718亿美元,而到了特朗普入主白宫后吸引外资的形势发生了逆转,2017年吸引外资2772亿美元,同比大跌41%,2018年降至2518亿美元,同比又下跌了9.0%。

  周世俭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美国经济是具有世界规模的经济体,它的发展需要大规模的全球资金来支撑,而且这也有利于美元的国际货币地位。因此,美国近两年吸引外资大幅下降,对美国经济来讲绝非是个好消息。

  对中国影响有限

  2006年底,中国正式宣布于2007年底启动加入GPA的谈判。据财政部网站消息显示,经国务院批准,财政部经由我国常驻WTO代表团,于2019年10月20日,向WTO提交了中国加入《政府采购协定》(GPA)第7份出价。

  据悉,本次出价首次列入军事部门,增加了7个省,出价范围涵盖了除自治区外的全部26个省和直辖市,新增了16家国有企业和36所地方高校。

  同时,增列了服务项目,调整了例外情形。这份出价是我国加快加入GPA谈判进程的重大举措,充分展现了我国扩大开放的形象,表明了我国加入GPA的诚意和维护多边贸易体制的决心。

  彼时,GPA委员会主席万得路(Carlos Vanderloo)将这次出价称为“非常重大的发展”,各方欢迎中国提出的修改后的出价,同时也认为需要更多时间来复审这一出价。

  周世俭对第一财经记者说,考虑到从奥巴马时代开始就有所强化的《购买美国货法案》,即便中国加入GPA,能从美国的政府采购中得到的红利也有限,因而若美方此次退出,“我觉得对中国影响不是很大”。